首页 »

基层干部讲述:面对一捆钞票和一把匕首,我们怎么做动迁工作

2019/10/10 2:26:37

基层干部讲述:面对一捆钞票和一把匕首,我们怎么做动迁工作

 

在宝山区罗店工作的日子里,我会常常被一些人和事感动着。不说别的,就说大型居住社区建设,五年间在5.76平方公里的农田上拔地而起一座新城,凝聚着干部们多少心血和智慧。正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谁都知道,镇村的工作中“千难万难,动迁工作最难”。我去罗店工作时,大居的动迁已快接近末声。有人告诉我,起初成立了六个动迁工作组,镇村干部混编,等区里一声令下,便一头扎进“比学赶超”的动迁工作中。我也切身体验了镇村干部“白加黑”的工作场景。

 

让我用事实说话吧。

 

动迁之初,老百姓的顾虑是“先签吃亏”,为了打消群众的顾虑,动迁办负责人首先做通自己父母工作,第一批在协议上签了字。

 

平凡的工作岗位也会遇到威胁和诱惑。大居中曾有一家民营小企业,多年在罗店租厂办企,尽管租赁合同早已到期,但死活不肯搬走。有次,老板约负责这片区的一个动迁干部,表明用意,随即拿出一捆类似“炸药包”的人民币往这位干部面前一推,又拿出一把匕首也往前一推,强制性要让干部作出“二选一”。这位干部,在面临诱惑和威胁的同时,义正辞严,沉着冷静地回应了老板。老板见干部软硬不吃,最后只能选择走“打官司”的法律之路。

 

西埝村有位被动迁农民,早已离婚,一个女儿还在读书,父母年迈,两个姐姐嫁在邻村,有二上二下、上世纪八十年代建造的老楼房,经估值40多万元,可调3套二房一厅的产权房。老母亲不断上访要求调产不少于六套房子,否则坚决不签约。显然这不符合政策,但腾地要紧,工程因这户人家受阻,干部们心急如焚,工作逼急了,意外也随即发生了。一天,这位农民儿子竟然爬上自家的二层屋顶,手拿凶器,扬言自杀。经了解,他是受了两个姐姐的蛊惑,因为父母承诺只要分到六套房,姐妹俩一人得一套。分管动迁的副镇长傅文荣冒着危险也爬上房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从起初极不冷静要与傅同归于尽,到后来抽上了傅文荣递上的烟,喝上了给他的水,让这个朴实的农民冷静下来。就这样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被扶下屋顶,毕竟已两天两夜,饱经蚊虫叮咬,吃足苦头。

 

动迁工作中干部受委屈是常有的事。去年,市委巡视组对宝山区巡视并延伸至罗店,从食堂账上发现一张两万元的烟草发票,当即被当做违反“八项规定”的问题指出,干部们有点委屈,令巡视组纳闷的是,所有香烟全都是“红双喜”牌的。后经查实,是因动迁干部考虑到跟群众面对面交流时,递上一支烟能打开尴尬局面,烟也是润滑剂,因此干部备上了“红双喜”,正如“林海雪原”中的少剑波提着米袋子走进李勇奇家中一样:“大娘,我来了”。

 

动迁中,有一项政策就是所有企业动迁一律不再供地,这样的话,像中集冷藏集团这么优秀的大企业,我们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其搬至太仓去了,罗店其实是心疼的:这个企业仅税收就每年过亿,利润每年2亿多,好几百员工,对镇财政贡献每年好几千万元。几百家动迁企业影响财政每年达1.5亿元以上。这期间,干部们为了兼顾大局与局部利益,特别是分管经济的副镇长、开发公司的总经理与企业一次次沟通,一次次拜访,一次次筹划,最终在上级支持帮助下,硬是把一件“坏事”变成了好事。中集集团决定,在罗店投资60亿人民币,迁入华东总部和三个分中心,年产出超百亿。罗店镇借助其独特的资源和与中集集团近二十年的感情,留住了这个国际级大亨。干部们欣喜地坦言:罗店镇发展的后劲不要说“十三五”,就是“十四五”也是无比强劲,我们这任干部对得起罗店人民。

 

其实不用再讲太多,这些故事穿成一个个“干”字,看到了我们的干部是怎样埋头苦干的。一座新城崛起了,干部经受了各种各样艰难险阻的考验,没有辜负区委、区政府的期望,更没有辜负人民群众的殷切期盼,2014年动迁的居农民和上海北四区的动迁居民欢欢喜喜地乔迁进了新居。

 

 

(作者系宝山区罗店镇的党委书记。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