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这四年,哪些是“典型”外交官王毅的“两会”必答题、选答题与彩蛋?

2019/10/10 2:26:39

【深度】这四年,哪些是“典型”外交官王毅的“两会”必答题、选答题与彩蛋?

今年上午是64岁的典型外交官王毅第四次参加“两会”外长记者会。说他“典型”,是因为之前的中国高级外交官,大多个人风格鲜明,爱好也多为大众熟知,有的爱诗词、有的爱评弹,有的爱越剧。相比之下,作为前高级外交官、上海人钱嘉东先生的乘龙快婿,深受外交官家庭影响的王毅,很少向外界展示他个人的一面。

 

还有两件小事,也能体现出王毅“专业化”的一面。一件事是2013年6月17日,也就是王毅出任外长的头一年,外交部微博“外交小灵通”发布消息称,王毅外长的公务用车即日改起使用国产的红旗轿车。


另一件事,自王毅2014年两会首秀后,外长新闻记者会的地点,由原先在人民大会堂金厅举行,换到了其他部长的“两会”记者会地点——京西宾馆对面的梅地亚中心举行,今年同样如此。

 

说完王外长个人,我们不妨关注下从2014年起的这四场外长记者会,梳理这四场记者会,我们可以看出不少门道。

 

 

必答题:借“两会”平台告诉世界中国外交的重心

 

最重要的,就是借“两会”平台告诉世界,前一年中国外交的成绩以及展望这一年中国外交的任务。这个统帅全局的问题往往最先被问到,2014、2015年甚至是第一问,而接下来的几乎所有答问,都是围绕这一精神展开。

 

外界可以从中迅速了解当年中国外交重心。比如,2014年王毅提出,今年中国外交将继续“积极进取”,一要更加积极主动地服务于国内全面深化改革,二要更加积极主动地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

 

而2015年中国外交的关键词是“一个重点、两条主线”。“一个重点”就是全面推进“一带一路”;“两条主线”就是做好和平与发展这两篇大文章。

 

2016年则提出中国外交将以习近平总书记的外交思想为指导,以更宽阔视野、更开放胸襟、更积极姿态,同国际社会一道,为世界的和平稳定尽责,为人类的繁荣进步出力。

 

而在今天上午,王毅告诉世界,中国外交将在习近平总书记外交思想的指引下,继续开拓前行,“中国将继续做国际形势的稳定锚、世界增长的发动机、和平发展的正能量、全球治理的新动力。”

 

对于中国外交,有一句常说的话,“大国是关键,周边是首要,发展中国家是基础”,这三方面也成了外长会上的必答题。

 

在大国中,中美、中俄、中日以及中欧关系,每年都有提及,只不过每次提问的切入点有所不同。拿中美关系为例,2014年点在“维护亚太的和平与稳定”,2015年是“网络安全分歧与海上争端”,2016年则是美国总统选举年,今年是面对特朗普治下的美国。

 

王毅回答也是有侧重点的。2014年,他提出,“如果把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比作建造一座大厦,那么相互尊重就是这座大厦的地基”。2015年则告诉美方,“不必总用显微镜去放大问题,而是要更多端起望远镜去眺望未来,把握好大方向”。2016年表达了中方期待,“希望不管美国的政府和领导人如何更替,美方都能和中方一起,沿着这个正确的方向坚定走下去。”

 

至于今年,王毅向华盛顿喊话,我们应该做的是齐心合力,不断做大共同利益的蛋糕,而不是也不可能把一方的成功建立在另一方的受损之上。

 

关于周边的必答题,最常见的是朝鲜半岛或中朝关系,这几乎成了韩国记者的规定动作。今年,王毅表态,中方仍愿做一名“扳道工”,把半岛核问题扳回到谈判解决的轨道。此外,从2015年起,南海问题、南海仲裁案以及所谓“航行自由”等问题,王毅都有所回应。

 

至于发展中国家,中非关系的提问年年会涉及,今年王毅说,“我愿意每年在这个场合来谈一谈我们同非洲的合作”。而从历史上看,中国是非洲兄弟“抬”进联合国的,而从现实而言,目前中国在非洲的利益增多,双边关系日益紧密,中方理应有所表态。

 

除这些国别关系外,还有一道必答题,就是中国外交如何维护中国海外利益,包括经济利益、人员安全、出行便利等层面。

 

今年,王毅讲了一个在马来西亚同胞等待大使馆救援的事例,“哪里有困难和危险,哪里就会出现中国外交官的身影,哪里就会有五星红旗在飘扬,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和挑战,我们都一定要把领保工作越做越实、越做越好”。而他在2016年他说,人民的利益大于天,同胞走到哪里,我们的领事保护与服务就应跟随到哪里,“我们将全力为大家撑起一把越来越牢固的保护伞。”

 


 

选答题:回答涉我热点话题与回应民众关切


笔者做过统计,一场外长记者会的时常在1个半小时至两个小时之间,王毅会回答18个左右问题,中外记者提问的机会各半。上述必答题就占了提问的一半以上,因此,选答题的发挥空间并不多。因此,选答题往往是那段时期涉我的国际热点话题,同时也是国内民众关注的问题。

 

比如2014年,王毅回答了乌克兰问题,乌克兰虽然离中国很远,但无论基辅还是莫斯科,都与中方保持密切友好关系,这个时候需要中方表态。王毅回答,乌克兰的局势发展到今天,事出有因,令人遗憾,同时也折射出这个问题背后的复杂历史经纬和利害冲突,“越是复杂的问题,越需要慎重对待”。

 

还是那次记者会,他向世界介绍了“一带一路”意义,“大门是敞开的,与本地区现存的各种机制与设想并行不悖。我们欢迎本地区以及有意愿的国家都积极参与进来,共同探讨,共同建设,共同受益。”

 

第二年的外长记者会,正是国内“打虎灭蝇”反腐行动之时。作为海外追逃的重要力量,王毅谈到了中国的“猎狐行动”,“反腐败永远在路上,国际追逃追赃也决不会松懈。外交部将与世界各国加强沟通协作,将反腐败国际合作这张天罗地网织得更密,让再狡猾的狐狸也无处可逃。”今年,这一问题继续被提及,“海外不是法外,避罪没有天堂”。

 

在2015年与2016年,记者对中缅关系连续发问,这在过去是罕见的。“邻居家有事,我们当然很关心”,对于缅北局势持续紧张,王毅提出,缅北问题是缅甸的内政,希望得到和平解决,同时中缅边境不能乱,缅北地区要稳定。而对于缅甸新政府的期待,王毅表示,合作中遇到一些困难,是“成长中的烦恼”,双方将继续积极妥善处理。

 

而在今年,“萨德”成为关注热点。王毅谈了问题实质,“萨德”反导系统的监测预警范围远远超出了半岛,它危害中国战略安全的企图已经是路人皆知,“所以引进‘萨德’显然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不仅有违为邻之道,而且很可能使韩国陷入更加不安全的境地。”

 

中国态度、中国声音、中国倡议,通过记者会传向世界。

 


 
加分题:整场记者会的“彩蛋”

 

作为一场记者会的收官之作,最后一个问题颇受关注。或许之前十多个问题太过厚重,这一提问往往比较个性化,成为整场记者会的“彩蛋”。

 

比如,2014年,作为首次参加外长记者会,王毅谈了2013年到2014年一年的工作感受。他说,作为中国外交队伍中的一员,能够在我们民族走向复兴的重要时期从事外交工作,我和我的同事们一样,深感责任重大、使命光荣,“我们的工作是要面对问题、解决问题。我们的职责是为民族担当、为国家争光、为人民服务。”

 

王毅提到了办好新时期的中国外交三个“气”,首先要有底气,还要有骨气,同时还要大气。

 

2011年,微博“外交小灵通”悄然上线,成为外交部与民众沟通的桥梁。在2016年的记者会上,最后安排了“外交小灵通”网友提问中国外界与老百姓之间的关系。王毅说,中国外交今后还会越来越忙,服务和支持国内发展的力度会越来越大,老百姓从中分享的“红包”也会越来越多。

 

外交如何借新媒体翅膀“起飞”,今年王毅表示,面对新事物,外交部从来不会落伍,也不会缺席。他透露,两个星期后,外交部将正式推出领保热线12308的微信版。

 

至于最令人动容的那一幕,外界还清楚地记得,2014年3月8日,王毅外长首秀正遇上马航客机失联事件,机上载有大量中国乘客。在回答完最后一个问题后,面对涌上前的中外记者,神色凝重的王毅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要尽快回到外交部处理马来西亚航空的事”,然后匆匆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