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舆论+】甘南民警打记者,不仅是因为营养早餐有“猫腻”

2019/9/15 20:38:45

【舆论+】甘南民警打记者,不仅是因为营养早餐有“猫腻”

原本只是营养早餐的问题,却引发了舆论界对媒体操守和警务纠纷、乃至于舆情操控的大讨论。


1

甘南民警打记者的事情,沸沸扬扬了几天,但披露出来的信息却依旧支离破碎。根据《中国教育报》《京华时报》等多家媒体报道,可以厘清出一些大致的脉络。

近段时间,《中国教育报》陆续接到食堂群众举报,称甘南县农村学校被承包给私人企业,存在克扣学生营养午餐补助等违规情况。同时,中国记协也接到当地的举报材料,记协领导批示要求《中国教育报》深入调查。

针对举报,记者刘盾、刘博智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甘南县兴十四镇中学暗访营养餐问题时,却遭该校工作人员围堵。虽然两人未亮明记者身份,但刘盾表示:“阻拦我的时候有人高喊着说,’他们问了营养餐的事情,不能让他们走!’”

随后,两人被民警带回派出所。刘盾称,他在派出所内被民警扇了两个耳光,“这名民警打我时,另一佩戴着执法仪的民警故意转过身去。”无奈之下,两人只好亮明身份。

该事件在网络上曝光后,很快引起了热议。随后,甘南县官方公告承认民警在执法过程中简单粗暴,推打了当事人,对当事人作出了撤职等处分。甘南县县委书记也向两名记者公开致歉。


2

虽然“佩戴执法仪的民警”转过身,但打记者的事实却还是曝光了。民警暴力执法再一次成了众矢之的。

“一件教育部门的丑闻,最先受到牵连的却是外围的警务人员,不能不说是一次误伤。”《南方都市报》发表社论称,这一“误伤”反映出了公安执法中的很多问题,规范警务行为改革想要在基层、每一个案件办理过程中应落到实处,但一起普通的治安纠纷之下,基层警方最真实的出警反应竟是“一言不合就开打”,警员表现令人惊愕。

更离奇的是,甘南县公安局回应,派出所未按要求安装监控摄像头等监控设备,没有找到能证明记者被打的视频、音频证据。文章层层发问:“屡屡爆出的各类冤假错案,在事涉命案的严峻警情之下,办案人员会有怎样的应对?面对并不是多么复杂、困难的事情,信手拈来、抬手就打的恶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戒除?”

无独有偶,就在前不久在河南鹿邑县法院门口,也发生过记者被打的事件。难道司法和执法部门与媒体就真的格格不入吗?“凤凰评论”指出,“记者的采访权和警察的执法权,本来应是良性互动,共同守卫的是社会公正和秩序。”如果有一方错误“站队”,私利遮蔽了公心,就很容易把恪守本分的对方当做“敌人”,在对方履行职责的时候制造冲突,激化矛盾。

虽然官方已经通报了涉事民警的处罚,但似乎难以服众,甚至有上级包庇的嫌疑。网友“王旭明”认为:“如果该记者在其采访过程并无不当之处且推打行为属实,那么这样的处理太轻率。上一级司法机关应当介入,查明事实,依法追责。记者必须履行舆论之责,法律必须保护记者工作权利。”


3

涉事民警暴力执法的行为已经坐实,那两位记者是否也有不妥当之处呢?

网友“韩东言”提出了两点质疑:“1、自从出现校园安全事件后,学校基本都是全封闭管理,为了学生的安全,那么,这两个记者是怎么进入校园暗访的?当学校发现可疑人员在校园内游荡,尤其是对午餐感兴趣的时候,学校的教师员工是警惕的,是对学生负责任的。2、我们在谴责校园暴力的时候,批评学校允许陌生人进入校园,而本案,我们又鼓励记者暗访,如果坏人以记者暗访名义破坏呢?”

因此,他建议当地政府先别着急处理警察,应该先查清真相,根据真相再如实依法处理,这样才会不纵不枉。

事实上,质疑记者暗访手段不当的网友不在少数。网友“浅黑-凉城旧梦”表示:“到派出所警察询问,记者态度强硬不表明身份不拿出证件,难道警察不应该严厉的要求配合吗?难道警察还要温柔和蔼可亲地去商量吗?”网友“小猪啊田”也认为:“调查就可以随意进入学校给孩子发糖,还拒不亮明身份?警察在老师报警后前往调查,记者无论任何理由都该亮明身份,记者难道就该不受法律约束吗?”

为此,媒体人“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从个人经验和技术角度解读了记者暗访的规则。“学校工作人员出来后,记者不一定要亮明身份?考虑到记者是暗访,一旦亮明身份,其它学校的采访可能就会失败。但到了派出所,当警察依法行使公权力的时候,公民有义务配合。具体在这件事,到了派出所,记者的身份注定不可能保密了,主动亮证是对各方都有利的事情。”

4

随着事件的发酵,一位从事舆情工作的前媒体人也被曝光涉嫌引导舆论,将“脏水”泼向媒体。

根据流传出的微信截图,清博大数据公司副总裁傅文仁在一舆情微信群中大骂两名记者,并给当地官方支招“让社会、网民跟记者和报社撕”、“猛批一下这个记者,把火引到记者身上”。

“记者的采访权与警察的执法权遇到冲突该如何解决,是一个有价值的问题。”《新京报》评论说,涉事警察只能代表他自己,也没有媒体将此事用来抹黑整个警察群体。“这样一件舆情事件的解决,不能去制造两个群体的对立,而应在舆论监督中,剔除一些害群之马,一切处理都应该尊重法律、尊重事实。脱离这样的基本原则,如某些舆情师那样出些馊主意,不是弥合矛盾,反而故意制造两个职业群体的对立、撕裂,这就是火上浇油,唯恐天下不乱。这不只是蠢,简直是坏!”

那么,“前媒体人”为什么要“阴”记者呢?或许是有利益往来。网友“To__to__ro”说:“看完对话,感觉就像单纯为了讨好群里政法委官员。”

再深挖原因,可能仍是公权力在作祟。凤凰网评论文章分析说:“所谓舆情分析师,迎合的自是地方权力喜好。监督和被监督之间,有博弈不奇怪,但近些年对于舆论监督的敌视,似乎呈现令人担忧的态势。新媒体给舆论监督带来的消解或许很难避免,但地方公权对于舆论监督的抵制打压,则不应被容忍。”

如今,记者被打了,民警撤了职,“舆情师”也被扒了皮,然而事情显然没有终结,官方公告仍留下了大量的疑问。光明网发表评论文章:“导致两名记者被打的真实原因、核心事件,显然被高高搁置。比如,记者调查发现的甘南县多所农村中小学食堂外包的真实情况如何?那个承包人孙绍东又是怎样拿到单据说是零利润的生意?承包人、学校、教育主管部门、派出所等等有关几方在营养餐中有着怎样隐秘的联系?本该惠泽农村学生的营养餐,又是如何演化为价高质差的霸王餐的?”

暴力执法仅仅只是记者被打的其中一环,如果以上问题没解决,两名可怜的记者真的白挨打了。